精彩小说尽在快读小说!

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首页 > 小说库 > 军事 > 璇玑 > 第六节  莫如当时无初见

第六节  莫如当时无初见

旭空 2019-02-13 10:38:50

第六节  莫如当时无初见

小黄庄离县城二十来里路,那下人快步赶路,只用了一个多小时就到了县城。

罗府在昌乐县也是大家院府,那下人自然知道,很快来到了罗府门前。

罗府进门处有门房,有看门人在那里,见有人在大门口张望,从门房里出来。

黄家下人说明了来意。

看门人说:“交给我吧,我让人转交给小姐。”

黄家下人说:“不行啊,我家少爷特意交待要我将这封信当面交给你家三小姐。”

罗府看门人心道,你一个下人还想见小姐?

他也知道黄家和罗家的关系,而且听说过不得一个月,腊月里就要成亲。心想,一般人想求见老爷或转交书信,不给个赏钱我还懒得替他跑路呢,知道有这一层关系,答应了替你转交,你还要求高的不行,放别人我这会儿就进门房喝茶去了。

“三小姐这会儿不在。”罗府看门人说:“你要转交就转交,不愿转交我就没办法了。”

“那三小姐干什么去了?要不我等一会儿?”

“去亲戚家去了,怕两三天回不来呢。”罗府看门人怕他等,已经说了一个谎,便得又扯一个谎。

“噢,那我就不等了,回去回复少爷了。”黄家下人说。

黄家下人转身往回走。

天冷,罗家看门人也转身准备进门房。走了两步他又站住了。

这信是黄家少爷写给三小姐的,那黄家少爷是三小姐未来的——是过不久就成了姑爷,若到时他提起这事儿,我不是两头要挨骂。这看门是下人里面的肥差,又不出力又有外快,我可不能因这事儿丢了好差。

想到这儿,他忙转过身出来门,叫道:“回来!回来!”

黄家下人走了十来步,听得那罗家看门人在后面叫,不知有什么事,又折身回来了。

罗家看门人掏出烟盒来,递给黄家下人一根。

黄家下人伸手挡住:“谢谢了,我不会。”

“你这老哥呀,办事太实诚。”看门人手点着黄家下人,笑着说:“刚才那话是跟你开个玩笑,不过也是三小姐交待的,她不喜别人打搅她。”

黄家下人明白了,笑着说:“明白、明白,大家闺秀呢,你老弟也是听命办事嘛。”

罗家看门人将烟装进烟盒:“这样吧,你先在这儿等一等,我进去让丫环把话带给三小姐,至于小姐愿不愿见你,我就没办法了。”

“这就承情谢谢你老弟了。”黄家下人弯腰陪笑说。

.

罗曼正在自己房间,屋里的暖炉让里面春意盎然,桌上瓶内还插着一支正盛开的腊梅。

罗曼坐在床边翻看着小说,几上的留声机放着歌曲。

丫环进来了。

“小姐,外面有个小黄庄来的下人,说是他家少爷写了一封书信,不让人转交,非要当面交给你才可。”

罗曼一听,心中一阵甜蜜。心想,男生都是粗心大意的,黄麒麟没有等我一同回家,想必回到家才发觉自己的粗心了,现在写了信来,交待必需亲手交给我,那一定是里面写了甜蜜的话,不愿让别人看见。

罗曼脸上露出了开心、甜蜜的笑容,心“嘭嘭”地跳了起来。

丫环见三小姐听了自己一句话,便怀里抱着书坐在那里出神,又露出那样的笑容,猜不透她想了些什么。

罗曼放下了书说:“让黄家那个下人进来吧。”

.

罗曼出了房间,刚出了温暖的房间,感觉外面特别的冷,可是她的心里暖洋洋、甜蜜蜜的。

她站在檐下等着。

她可不想让下人进到自己的房间。

一会儿,丫环带着黄家那个下人走过来了。

黄家下人快到跟前的时候看了罗家三小姐一眼,心想,真是个洋学生啊。

到了跟前,他就不敢再多看一眼了。

把书信递上,说:“这是我家少爷写的信,交待我必须交到小姐您手中。”

罗曼接过信,对丫环说:“送他出去,替我赏他一块大洋,过一会儿你再来到我这儿领。”

丫环答应了,带着黄家下人走了。

.

罗曼进了房间,闭上了门。

信封上上款写着:亲呈罗府罗曼小姐;下款写着:同学黄麒麟敬上。

是用毛笔写的,字体俊秀挺拔。

罗曼心里笑,同学?也难为黄麒麟你了,这种关系还一时是有点不知怎么称呼。

她同时心中一阵得意,大半学期,在一个城市,你不来找我,哼,你是很优秀,但是你不能跟女孩子比骄傲啊!哈,现在忍受不了相思苦了吧?放下了架子了吧?拜倒在我的石榴群下了吧?嘻!

她找出剪刀剪开了信封,抽出了信纸。

.

丫环送走了黄家下人,先去大夫人房里转了一圈,看要不要自己做什么。然后才往三小姐这边走来。因为刚才三小姐说让她过一会儿来,她知道三小姐让她来是还她赏黄家下人的大洋。

因为罗曼上学在外,一年只寒暑假在家,原先服侍她的那个丫环就打发了,罗曼若回来了,就从大夫人房里抽一个丫环照顾她。

丫环还未到小姐房门前,就听里面“乒乒乓乓”的声音,丫环吃了一惊,不知里面发生了什么事儿。她忙紧跑几步进到了房内。

进房来看三小姐已将桌上的水瓶、茶壶、花瓶等摔了一地,此刻又抄起了桌上的剪子,将床帐用力地剪着,剪着费力就用力戳、划。

丫环忙扑过去,抱住了她的胳膊:“小姐,有什么事儿您说,我们一定替您做,要么您再砸东西上,剪刀千万不敢动,小心伤了您......”

罗曼叫道:“松手!”

甩开了丫环的手,回手一推她:“你走,谁让你进来的!”

丫环被推了个趔趄,罗曼手上拿着剪刀,不小心将丫环的手背划了个口子。

罗曼叫道:“滚,包你的手去!”

丫环知道三小姐有时爱耍小性儿,但没见过她发这么大的火儿,不敢说什么,捂了手忙匆匆出去了。

她知道,她劝不了三小姐,只有请大夫人出面才行。

丫环忙退出了房间。

罗曼一脚将地上已破碎的热水瓶踢远。

黄麒麟,你算什么东西!竟然在我面前叙说你和一个乡下野丫头的狗屁爱情,想要搏得我的同情和感动吗?你父亲不过是一个乡下土财主,你们哪里配得上我家?你们高攀了我家你知道吗?!你竟然提出了退婚?!我如果嫁到你家是下嫁,你知道吗?!你竟然敢提出了退婚?!你和你们家凭哪一点敢提出这两个字?当初是你们家上门苦苦来求亲,你为了一个乡下野丫头竟然要我提出退婚?!

......

.

大夫人迈着碎步急急向女儿这边院落赶来,后面跟了两个丫环。边走刚才那个丫环快言快语地诉说了事情的经过。

大夫人脚步不停,一摆手:“好了我知道了,你去包你的手去!”

自己生了三个儿子只有这一个女儿,最疼的就是她,女儿就是娘心尖尖上的肉。

她进得房间来,看见罗曼正气咻咻地站在屋中央。

“曼儿,你怎么啦?”大夫人忙上前,先拿掉了罗曼手中的剪刀,随手递给站在身后的丫环:“有什么事儿给娘说——”

她拉着罗曼给床边走:“能有多大的事儿啊?看你发这样的脾气!”

大夫人拉罗曼在床边坐下:“前一会儿还好好的,听丫环说你还听着歌儿看着书——”

她又对丫环说:“把那玩意儿关了去,吵得人心慌。”

丫环忙过去关了留声机。

罗曼不言语,此时她虽然还是愤怒填膺于胸间,但是脑子里已经在想这个事情。

大夫人一只手抓着罗曼,另一只手轻抚着她的背,试探着问:“听丫环说,黄家下人给你送了一封信,是黄家的二少爷写给你的,是不是他在信里说了什么话,惹曼儿不高兴了?”

罗曼此时才想起了那封信,被自己揉成了一团扔在了地上,她后悔刚才没有烧掉,要让人看见多丢面子啊。

“没有,”罗曼勉强挤出一个笑容,在心里想着要编的谎话:“就是那个黄麒麟说话狂了些,又、又说他见过我们女师的好些女生,觉得个个都很漂亮呢。我觉得他说话有些轻浮了些,所以才生气。”

她并不是想安慰娘让她放心,而是怕娘知道后,一向骄傲的她面子往哪里放?

大夫人一听是这样,放下了心来,笑道:“我当是多大的事儿呢,我就说不但定了亲,这马上就要成亲了,黄家那二小子能说什么话呢——”

她拍了拍罗曼的手背:“娘估计是那小子面皮薄、不会说话,他其实是想夸你漂亮呢,又不好意思说出口,就说他见过的女师学生个个都漂亮,意思是说你也漂亮。”

罗曼在心里说,哼,他才是一个风流才子呢,在信里将他和那个乡下丫头刘织云的不伦情说得多刻骨,只怕小说里都难寻那样的描写呢!

大夫人说:“论起来是他们家高攀了咱们,说起来这里面也有娘的原因——”

罗曼倒没听娘说过这话。

“他们家来提亲的时候,你爹一开始并没有答应,和我商量,当娘的哪能不为女儿操心啊,娘细细地想了想,都是从你这方面来考虑的,倒觉得这门亲事合适。咱们家不缺钱,不用只寻高官达人家,万一找了个浪荡子弟,将来你过了门去岂不是要吃亏?娘想黄家的二少爷在省城读大学,也是个洋学生,与你将来能说得来;二来黄家虽比不上咱们家,但是也有良田几百、骡马成群,娘是经了一辈子的乱世,这行商赚得钱再多,保不齐有个大秤进银、大盆亏钱的时候,往长远看,有地有产才是最稳当的;再说你从咱们家嫁到他们黄家门去,他们高攀了咱们,自然处处高看你一眼,你虽是个二媳妇,却拿得了事呢——”

“娘,我没想到你竟然想了这么多。”罗曼忍不住笑了:“我将来要么留在省城,要么还想去上海、南京呢。谁将来要管他们家的事儿!”

“娘想了好多呢,”大夫人说到这里忍不住红了眼眶:“你是娘心尖尖上的肉,娘咋舍得你离开呢。娘知道你心大,娘愿意黄家也是因为黄家离得近,将来你或是住在黄家,哪怕你在外面,逢年过节回来的时候,回娘这里宁家不是也方便吗......”

“娘,那我就永远不嫁,一辈子守在你身边。”罗曼又恢复了平常在娘面前撒娇的模样,反过来两手搂住了娘的双肩。

“傻孩子,大了,再别说这些傻话了。”大夫人看罗曼心情转好了,心里也很高兴:“你知道娘一切都是为你好就行了,现在还没有成亲,如果你真觉得黄家那二少爷哪里不好,我给你爹去说,退了这门亲事都成?”

“不退!黄麒麟我见过,人挺好的。”罗曼笑着说,可是说这话的时候,眼中却殊无笑意。

.

一天,两天,黄麒麟满怀期待与兴奋地等着罗曼那边传来的消息。他也没有去找织云,他知道织云家里管得严、活儿多,想等有了好消息再去告诉她,不想节外生枝。

三天,四天,还没有一点儿动静。

就算罗曼不派人给自己写封回信,也应该让她爹派人说这个事情啊?

他想从爹脸上看出一点儿迹象,可是看爹这两天满脸喜气,不象是听到了退婚消息的样子。

爹已经张罗着准备成亲的物品。

他对黄麒麟说,你先搬到二院住几天,我要派人将你的房院好好粉刷一遍。

.

黄麒麟沉不住气了,他用笛声“约”了织云在山坡上见面。

一见到织云,黄麒麟便急道:“织云,我给罗曼写了信,信里面写得明明白白,可是这都五天过去了,没一点儿消息,家里现在正准备成亲的用品呢!”

织云本来这段时间在家里,也是心神不宁的,女孩儿家自己的事儿做不了主,只能乱猜乱想。有时正织布,看爹从身边过,忍不住看一眼他的脸色,想从上面看出一些端倪。又一想觉得好笑,就是黄家那边退了亲,也不会这么快的就来提亲。

做一会儿活儿又想,会的会的,黄家不知道我的事情,麒麟是知道我已经与下洼村姓张的订了亲,肯定会催家里快点儿来办这事儿的。

做着活儿神思恍惚,她娘纺着线,看她老走神,少不得要挨几句骂。

这会儿看到黄麒麟着急的样子,她反倒劝自己要沉静,免得麒麟更着急。

“或许是罗小姐给家里人说了,她爹正在考虑这事情,必竟是件大事儿。”她安慰麒麟说。

黄麒麟一想,对啊,有这样的可能。罗曼在家里再受宠,这毕竟不是她一个人的事儿,有这样的可能。

他呼了一口气,放松了许多。

“那再等几天?”

织云点了点头。

“那要是还没有消息怎么办?这离成亲的日子是一天天的近了。”

织云低下头,双手绞着衣角,她心里其实也很乱,不知道怎么办,但也想了许多许多。

她抬起了头来,不去说自己的想法,只将所有的汇成一句话:“你好好想一想,觉得怎样办好就怎样办。”

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

评论

上一章 | 章节目录 | 下一章

章节X

第一节  少年心事 第二节  两小无猜情窦开 第三节  那天的初见 第四节  试探 第五节  怎忍才开便吹散 第六节  莫如当时无初见 第七节  一曲凤求凰 第八节  燕儿双南飞 第九节  远东第一楼

设置X

保存 取消

手机阅读X

手机扫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