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快读小说 > 小说库 > 官场 > 红粉佳人

更新时间:2018-12-06 10:51:59

红粉佳人 连载中

红粉佳人

来源:快阅 作者:断肠人 分类:官场 主角:

这本小说是作者断肠人创作的职场官场类小说,内容主要讲述:有人说,欲望是这世界上最肮脏的东西 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有人说,世界上最肮脏的东西有两样:政治和女人。

虽然对这一说法,身为市委机关干部的高楼并不是十分认同,但有一点他却坚信不移,那就是,这个世上几乎所有的男人都对这两样东西乐此不疲。当然,也包括他自己。

高楼觉得自己简直要崩溃了,新来的女同事孟如总是挺着涨鼓鼓的胸脯在他的眼前晃来晃去,让他无心于工作,每天都心猿意马。

高楼知道孟如并非有意勾引他,因为她那部位本来就很大,薄薄的衣服下的坚挺随着她身体的走动轻轻地颤动,短裙下的臀部翘起一个优美的弧线,修长匀称的双腿没有穿丝袜,白嫩有光洁,一双白色的软皮鞋,小巧玲珑,一股青春的气息弥漫全身,少妇成熟的韵味和扭动起来的腰肢却让她有一种让人心慌的诱惑力。

更要命的是,每当孟如向高楼请示工作时,两个人的身体都会离得很近,这时一股子女人特有的馨香就会扑鼻而入,让高楼有一种强烈的窒息感觉。

高楼悲哀地发现,自己不可救药地喜欢上了孟如,这对于已经35岁,有着7年婚龄的高楼来说,显得有些不合常理。在高楼看来,如今的他早已过了那种冲动期,不应该这么轻易地爱上一个女人,但这种感觉却又如此来势汹汹,大有将他淹没的势头。

这就让高楼有些犯难了,市委宣传部是一个比较严肃的部门,如果真的和孟如弄出什么绯闻来,显然会对自己的仕途有影响。高楼是个很谨慎的人,他可不想因为一时冲动而影响了自己的大好前程。

但是,如果就这么轻易对孟如放手,高楼又有些不甘心,那性感妩媚的身子每天都出现在自己的眼前,着实对他是一种不小的吸引。在他看来,仕途和女人同样重要,能够兼得当然最好了。

高楼和孟如的第一次肌肤相接是在一天清晨上班后。

那时高楼正手拿着拖布在办公室擦地,孟如来到后看到高楼在打扫卫生,赶紧放下皮包,争抢着来干。结果在和高楼拉拽的过程中,不知怎么两只手就捏到了一起。

孟如的脸腾地就红了,柔媚地看了高楼一眼,借故跑到卫生间打水去了。

高楼也有些不好意思,傻乎乎地杵在那儿,半天没缓过神儿来。

整个上午,高楼什么也干不进去,孟如的手软软的,如葱样儿白嫩,高楼无意间地一碰,居然将自己的心都碰飞了,他甚至偷偷地将那只手拿到鼻尖嗅了嗅,似乎闻到了一股香气直入天灵盖,灵魂都仿佛跟着出了窍。

自从孟如到来后,高楼觉得枯燥乏味地生活开始有了色彩,甚至上班都比以往有劲头了,每天起得老早,一边悠然自得地吹着口哨,一边心情愉快地系领带擦皮鞋,妻子淑芳疑惑地问:“呦,最近这是怎么了?是不是交了什么桃花运了?看把你臭美的!”

听妻子这么一问,高楼嬉皮笑脸地回答:“是啊,交桃花运怎么了?现在流行这个,你以为我会在你一棵歪脖树上吊死啊!”

淑芳上上下下地打量了高楼一番,轻蔑地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:“德行!”

高楼和王慧芳结婚7年了,两个人是通过别人介绍认识的。王慧芳是一名教师,在无定市师范附小教小学5年级,他们有一个6岁的儿子,名叫乐乐,是一个活泼可爱的小男孩。高楼对这个三口之家很满意,尽管总觉得婚姻中缺少了点什么,但高楼知道这个家对他有多重要。至于人们常说的那种激情与浪漫,在10年前高楼与初恋女友分手的时候,就已经不抱有任何幻想了。

高楼和孟如的第二次肌肤相接是在一次酒宴上。

那天为了摆平一件有关无定市的负面报道,由宣传部副部长吕彦昆亲自出面,在无定市最大的梦都大酒店宴请《东巴都市报》的两名记者,高楼、孟如还有宣传部的其他几个同事作陪。由于那天酒桌上只有孟如一个女人,再加上孟如长得如花似玉,自然惹得两个记者眼睛不住地往孟如身上盯,并且轮番向孟如敬酒。

孟如也真是好样的,连喝了两杯白酒居然面不改色,话也说得十分到位,博得旁边的吕部长一个劲儿地点头。两个记者似乎占不到孟如的便宜不甘心,尽管都喝得语无轮次了,还要和孟如接连碰杯,孟如当然不会拂了他们的面子,强作笑颜地应承着,最后终于将两个记者撂倒。

宴请结束,天色已晚,几个男同事见孟如喝了不少酒,争抢着要送孟如回去,但都被她一一拒绝了。孟如半开玩笑地说道:“你们几个毛手毛脚的,我不放心你们,还是让我们科长送我心里才踏实些。”

孟如的话音刚落,便惹来同事们的一阵哄笑声。高楼听孟如说点名要他送,在窃喜的同时,也不免有些顾忌,因为他怕同事们因此而产生误会。这时孟如已经大方地站了起来,高楼用眼角的余光观察了一下,未见同事们有任何异样的表情,这才小心地穿好了外套,拿起皮包随同孟如走了出去。

在送孟如回家的路上,高楼很小心地和孟如保持着距离,本来想打车来着,但孟如说不用了,她正想走走散心。

高楼便只好跟在孟如的后面,看着她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前走。路灯很昏暗,四周很安静,只有偶尔经过的汽车呼啸而过,带来瞬间的光亮和轰鸣。高楼试图打破这种沉闷,便说:“真没看出来,你很有酒量啊,喝那么多居然一点事情都没有。”

孟如回答道:“哪有啊,你没看我走路都不稳了么?我喝酒有个特点,就是当时不怎么样,但是过后就发作了。”

正说着,孟如忽然就斜靠在路旁一棵树上不走了,只是弯下腰大口地喘粗气,还没等高楼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儿的时候,孟如已经张开了嘴巴“哇哇”地呕吐起来,那还未消化完的食物夹杂着浓烈的酒精味道,瞬间就吐了一地。

高楼赶紧从皮包里拿出纸巾递了过去,这时孟如已经吐得花治乱颤、一塌糊涂了,高楼没想到一个弱女子酒劲儿发作的时候,居然也会有这么强烈的反应。

高楼站在孟如的身后,见她难受的样子,几次都忍不住想帮她敲敲后背,但一想又不妥,急得抓耳挠腮,不知道怎么办才好。孟如蹲在地上休息了好一会儿,才慢慢地站起来,羞涩地说:“对不起高科长,让您见笑了,我说喝不了多少酒的,您还不信。”

高楼关切地问:“你怎么样?会不会有事!”

孟如摆了摆手,示意没事,然后踉跄着就要往前走,谁知刚迈了一步,就像中弹了一样,一头就扎了下去。

幸亏高楼手疾眼快,迅速张开双臂,实着着地将孟如接在了怀里。好家伙,热乎乎的一具躯体,软玉温香的抱了个满怀。害得高楼抱也不是,不抱也不是。此时的孟如明显已经醉成了一滩烂泥,放开四肢,整个攀附在高楼身上,显然已经没有了任何自控能力。这

下可苦了高楼,怀中的女人柔若无骨,一身嫩肉就像棉花一样,按哪儿都会陷进去。高楼调整了一下姿势,架起孟如的胳膊,用另一只手兜住孟如的腰,好不容易将她扶到路边,刚好有一辆出租车经过,高楼一摆手,车子停了下来。高楼将后车门打开,将孟如塞了进去,随后自己也上了车。车子即将开动时,孟如居然还挣扎着说:“不用打车,我自己能走!”

高楼想:“都喝成这样了,还能走呢!”

车子行驶的过程中,孟如一会儿仰靠在车后座上,一会儿又斜靠在高楼的肩头,嘴里还不时地哼唧着,看得出她很难受。

好在路途并不遥远,一会儿工夫就到了。高楼将孟如扶下车来,想要将她搀到楼上去,谁知孟如却执意要自己上楼,嘴里还说道:“谢谢你了高科长,我自己能走。”

高楼看着孟如摇摇晃晃地上楼,直到她家三楼窗口的灯亮了,高楼这才放心地离开。

回到家里后,儿子乐乐已经睡着,妻子淑芳问:“怎么这么晚才回来?”

高楼说单位有应酬,喝了点酒。高楼一边脱衣,一边回想着刚刚和孟如的“亲密接触”,似乎还不能完全缓过神儿来,他没想到平日里让他垂涎欲滴的身体,今天晚上就这么轻易“得到”了,那软乎乎的身子抱在怀里的感觉真好,高楼试图从脑海里搜寻出一些美好的细节感受,但遗憾的是,他发现自己的记忆竟然很模糊。

这样想着,高楼一点困意都没有,有了一种难以名状的冲动,忍不住向妻子淑芳靠了过去。却在这时,淑芳突然问道:“奇怪,你的身上怎么会有一股女人的香味?”

高楼听了之后,唬了一跳,赶紧解释道:“哪有啊?你又在瞎猜,可能是酒店里的薰香吧!”

淑芳用手掐了高楼的屁股一下,嘴里嘟囔道:“量你也不敢!”

高楼没有吭声,脑袋里想着孟如妖娆的样子,核计着一定要找机会将她彻底拿下?

猜你喜欢

  1. 屌丝逆袭小说
  2. 职场对决小说
  3. 娱乐圈小说
  4. 都市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